作者:小五郎

 

如果一包菸漲價,你會不會戒菸?這是個很困難又很討厭的問題,因為對於有菸癮的人,即使口袋只剩下一百元,他還是可以拿去買包菸而犧牲掉一頓飯。可是長期下來荷包總是不堪負荷。尤其是在這個什麼都漲唯獨薪水不漲的年代。而至於為什麼是討厭?那是因為他媽的菸已經漲價兩三次了。

 

 

我喜歡抽煙,開始抽煙的時間好像是在大學一年級的時後吧,但我的 天份卻很高,雖然起步的時間比別人晚,在起跑點上輸給了別人,但我卻努力衝刺往終點跑,於是吸煙量卻比別人快很多。從兩天一包,很快的變成一天一包。我想我現在的肺部大概已經跟我的頭髮一樣,黑的可以。我常常認為這是我的天賦、是本能。不過宅銘卻吐嘈我說:「嗯,你的天賦是本能的向死亡終點衝。」

 

 

雖然抽煙不好,但套句我們教授說的話:「香菸是思考良藥」,要當個法律人前就得先學會抽煙,為了不讓自己看起來不像是個法律人,所以我吸煙。然而這句話卻在他說完的兩年多後破功,因為他…戒菸了。對於這件悲劇的發生,我除了用好樣的來形容之外,也想說出什麼形容詞了。畢竟他是我教授,我沒辦法罵他他馬的,雖然我真的真的很想…

 

 

我對於香菸的瘋狂執著可不比當初那位嗆阿扁的查理低,記得那件事情是這樣發生的。那是一個在陰雨綿綿的夜裡。

 

「先生,請問可以打擾你幾分鐘的時間嗎?」

愕…這是魔鬼的聲音,問卷調查員的聲音。

「不好意思耶,我趕時間。」

嗯…這是我的回答,天使的回答。

「一下下就好了,做一下問卷就好了,麻煩你吶~」
當他用很可愛也很俏皮的「吶~」當語尾詞的時候,我實在不好意思在拒絕她。況且其實她乍看之下還真的是亂正一把的。

「好吧。」 我拿過了問卷,拿了筆。
看了看上面的內容。還是那麼的一陳不變,要填寫的遠永都是那幾欄,開
始懷疑這些問卷是不是都是出自同一家公司。而既然被魔鬼給找上了,我也只有乖乖認命的份。既然內容都是一陳不變,那我寫的東西也自然是一陳不變。

   

從名字到住址,從我熟練的速度我想應該不難看出我曾經被魔鬼昭換過幾次。咦?興趣?怎麼以前都沒看過這一欄,看來問卷公司也會隨著時代的進步而有所跟進。想了想,我的興趣是什麼??這跟要找我的優點一樣難耶,實在想不出該寫什麼才對。看來我對這種跟進開始討厭,因為不知道有多少腦細胞會因此身亡,為我捐軀。


打籃球?我家那顆斯柏丁好像已經開始長灰塵。
看書?上次無意間好像看到有蜘蛛網在我的書櫃裡。
去海邊?為了避免看到別人成雙成對的,所以海邊不是我這種單身漢該
去的地方,免的看海不成,反而去跳海。
這真的很難耶,如果改成問說是呂秀蓮比較好看還是飯島愛比較
好看的話,我想會比較簡單一點喔。


她站在我旁邊等著我寫玩問卷,眼神也不停像四週掃來掃去。也許她沒想到會有人填問卷填的那麼認真的吧。

「寫好了,拿去吧。」我把問卷遞給了我對面那位魔鬼。愕,不是,是那位會用「吶~」當語尾詞的小姐。
「耶?你的興趣是抽煙阿?」
「是阿,很奇怪嗎?」除了抽煙之外,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事是我天天做卻又不覺得煩的(如果不包含看日語教學片的話),我想這也應該可以算是興趣之一吧。
「沒有拉,只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的興趣是抽煙的而已。」

       

 

這很怪嗎?如果這樣算怪的話,她應該慶幸今天填問卷的是我而不是Eason

因為他肯定會填「打手槍」,因為他天性好色,且好色的很大方。跟她提到這件事的時候,他不對我興趣填抽菸的部分感興趣,只是一直追問著我說:「你有沒有跟她留手機號碼。」當我回答他沒有的時候,他彷彿瞬間石化了一般。其實我很想跟那位正妹要電話,只不過……在我正要問的時候,她旁邊飛來了一隻蒼蠅,

而那隻蒼蠅問著她等等晚上要吃什麼…。坦白說,這讓我很幹,為什麼十個美女有八個是有男人,一個是同性戀?而剩下的那一個我卻很衰小的都遇不到。搞的自己都快變成轉角搭丟賽的男主角了。

       

 

通常廁所就是我們公然犯罪的地點,自從校園全面禁菸之後,要抽個菸都跟高中生一樣躲在廁所抽,有時還會對著牆上貼的「禁止吸煙」吐菸圈,心裡想著,不爽咬我阿的不屑心態。即使曾經被擔任巡察的工讀生抓過兩三次,也被記了兩次申誡一次戒菸教育,我始終還是對於這種規定視為無物。相信我!這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是很偉大的。如果我沒讓他們抓,那他們就沒工作,沒工作就沒錢領,現在錢難賺。所以,真的!相信我!這種精神是很偉大的。

 

 

  說到這,阿DO其實也是很偉大,因為黃泉路上不孤單,他也被抓過了好幾次。

 

 

        也許我該介紹一下「宅銘」、「阿DO」以及「Eason」,免得最後當他們發現我用了他們的名字卻不好好的幫他們打廣告。他們三個雖然年紀都比我小,但在我大學生涯的最後一年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甚至還成立了一個事後大家都忘了曾經成立過的「硬幫幫」。我們除了一起組織讀書會、義工隊之外,有時候還會在街上一起扶老太婆過馬路,遇到假日時還會多扶幾個。看到中共鎮壓西藏人民時候,還曾經有股衝動想殺去大陸幫達賴喇嘛出頭。夠熱血吧!

 

 

        不過呢,我可以告訴你,以上都是假的。

 

 

        讀書會沒組過,火鍋趴倒是沒間斷過。扶老太婆過馬路的事可能一輩子只幹過一次,不過至少還不至於惡劣到跟老太婆搶博愛座。至於看到中共鎮壓西藏人民,腦袋想的也只是別槍管打過來就好了。但是熱血倒是真的,熱血到有時候很單細胞,比如說用十元硬幣決定吃完火鍋是要去泡網咖打魔獸,還是要從新竹騎摩托車殺到台北去。而這也是後面發生的事了。

 

 

        「阿DO」,是個個性爽朗的人。是在他還是高三生的時候就認識了,那時候我正準備轉學考。在一個網路遊戲上認識了他,那時他習慣叫我網路上的名稱,名稱是什麼?我不是很想說,因為那個名稱曾經很諷刺的帶給我一個痛苦回憶,一個我很不想在提起的回憶。當我知道他推甄上我轉學後的大學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世界真的有巧的那麼虎濫的事情會發生。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改口叫我學長,即使到現在還是沒有改變,而這個習慣也傳染到了宅銘身上。

       

 

        有時候他很龜毛,有時候卻也很熱血,尤其用在女人身上。記得那時候他直接不使用十元硬幣就決定半夜十二點之前從新竹殺到苗栗,只為了送一位隔壁系的女同學生日蛋糕跟一朵玫瑰花。那位學妹其實我不認識,但我還是衝著一份熱血陪著他去。所以那位學妹到底是叫做「小雁子」還是叫做「小燕子」我到現在還常搞錯。

 

 

        「宅銘」,一個其實不宅卻被叫做宅的人。他是阿DO的高中同學,上了同所的大學卻不同科系。做人極度隨性,講好聽點是這樣,切確來說是個隨便到極點的人。你問他意見,他永遠只會回答你一句話,那就是「沒意見,都可以。」

雖然他是十元硬幣選擇大法的創始人。突然冒出來的鬼點子也是他獨一無二的個性。

 

 

        除了如此,他還有一個讓我們眾人望塵莫及的特殊技,就是一個星期可以花掉兩萬塊。問他怎麼花時,他只是很無辜的回答說:「阿災,就莫名其妙的花掉了。」自從那一次之後我就開始懷疑他老爸老媽是不是幹黑的,不過真相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老爸老媽是幹什麼的。

 

 

        Eason」,人如其名。長的跟陳奕迅有夠亂像一把的,特別是他發失心風去把頭燙捲的時候。除了先前提到的好色之外,他也是個會抽菸的人,可是他有沒有那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域的情操呢?我不知道,因為他不是我們學校的。

 

 

        他也是阿DO的高中同學,考上了彰化的大學。但卻常跑來新竹找阿DO他們。也因為這樣我才認識了他。那為什麼他也會成為我大學最後一年裡頭重要的一部分呢?因為他的最大優點就是欠人吐槽,而且是眾人吐槽。根據宅銘的可靠情報來源顯示,我們Eason先生從高中時期就是個開心果,藉由大家對他的吐槽帶給大家歡樂,在這一方面上無疑他是偉大的。為了不阻礙他的偉大,當我在第一次認識他的時候,他就已經被我吐槽的可以說是體無完膚、四肢不全了。我想他能明白我那份用心良苦吧,為了不阻礙他偉大的情操發展,我也只能吐在他身痛在我心的摧殘下去。

 

 

        啦哩啦咂的扯了那麼多,是該把故事導回了軌道,以免有人會誤以為這是在講一段四位GUY槌打槌的故事。

 

       

        故事的起點在那年我們這群熱血青年發明了十元硬幣選擇大法的那一刻起…

 

而那一天,天氣是濕冷的,但人卻是熱血的………

 

       

謎之聲:行政院衛生署警告,吸煙有害健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KOROU 的頭像
GOKOROU

當你點進本版面時,視同同意此版版規

GOKOR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