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健康捐  02一



作者:小五郎




 

雖然故事的起點是來自十元硬幣選擇大法,但在解釋為何之前得先說說那場火鍋趴。因為那場火鍋趴大概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噁濫的一次火鍋。相信我,那真的是有夠他媽的噁濫!

 

 

        話說天氣是濕冷的,但人卻是熱血的,在這種天氣當然是吃上一頓火鍋才是完美的絕配。通常冷天時候配上吃火鍋,阿DO會把他形容這是A餐,而冷天吃燒烤,這個叫做B餐,C餐則是冷天吃日本料理。之所以沒有搭配熱天吃的套餐是因為,這陣子來台灣的天氣真的是冷的很莫名其妙。

 

 

        通常我們的火鍋趴不是在家裡開,而是跑去食品路的一家吃到飽的旋轉火鍋店吃。便宜又實惠、料多又鮮美,那天的成員則是硬幫幫全體人員到齊。雖然Eason是在彰化唸書,但跟我們集體行動卻是十分頻繁,也許台鐵跟他老爸有關係吧,火車票好像都不用錢的。火鍋趴的最大重點在於位置,正所謂戰略之地乃兵家必爭之地。跟他們三個一起去吃火鍋,一定得先挑好位置。在挑位置之前你得先確定旋轉軌道是往哪個方向轉,是順時間呢還是逆時間。接下來就是得搶先坐在旋轉軌道上盤子會第一個送到你面前來的位置上。為什麼呢?因為阿DO跟宅銘吃火鍋的食量跟速度是你無法想像的!我只能這樣子形容,曾經有次位置在我們旁邊的旁邊有一對情侶,曾經狠狠的用白眼問候阿DO,因為那對情侶的鍋子裡只有旁邊冰櫃就能拿取的青菜。至於中間吃火鍋的過程就不多贅述了,如果你連怎麼吃火鍋都不知道,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就直接把場景快轉到結尾吧。

 

 

       

當大家大快朵頤、酒足飯飽在椅子上休息時,阿DO開始往免費的冰淇淋進攻,幸好阿度對於冰淇淋的喜愛度只是一般,不然遭受的可能不只是大人們的白眼,連小孩子都會開始心裡問候他老母。

 

我是個常常會突然蹦出奇怪想法的人,糟糕的是我還會去實現他。當我看到阿DO吃著巧克力冰淇淋的時候,我興衝衝的問他,你吃什麼口味的?

 

「巧克力阿。」

DO一邊吃一邊回答著,而Eason也正拿著剛尻回來的冰淇淋。

「阿你的咧?」

「草莓阿。」

問完之後我也走去冰箱尻出了兩球巧克力冰淇淋,兩球草莓冰淇淋。

坐下後,我笑咪咪的對著Eason說:

「我們來猜拳。」

Eason想也沒想的就跟我玩起剪刀、石頭、布。

可惜他拳藝欠佳,輸了。不過我也只玩一把,當然這也是有陰謀的。

「輸了齁~」

「嗯,輸了。阿怎樣?」

「輸的要喝湯。」

「喔。」

「等一下。」

Eason正在拿起湯匙的時候,我制止了他,順便把剛裝好的兩球巧克力冰淇淋丟到他的鍋子裡。

「幹!瞎小啦!很噁捏,阿這是能喝膩!」

Eason開始露出不爽的表情,不過呢,他越不爽,其實我越爽。

我想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爽到我就艱苦到你這種事情大家應該也幹過吧。

「厚~猜拳輸了就要喝阿,這是規矩。」

坐在Eason旁邊的阿DO也開始性災樂禍的起鬨起來,拱著Eason喝。

「塞啦!哪有這種規矩。」

大限以至人總是喜歡做垂死的掙扎。

「真的阿,不信你問宅銘。」

有時候阿DO性災樂貨瞎起鬨的能力讓我常常不得不慶幸他始終都跟我站在同一國的。

「嗯。」

宅銘隨便的回應之後,繼續吃著他的椰果粉圓。

 

「阿真的要喝喔?」

垂死的掙扎始終是垂死的掙扎。

我跟阿DO繼續點著頭,並且用那種「你不喝你就知死了」的表情看著Eason

「阿等等我要翻盤喔,你跟阿DO都要在來比一場。」

OK阿,沒問題。」

我很直接的就告訴Eason沒問題,並且看著阿DO,用「沒問題,包在我身上」的眼光打暗號給他,當然這也是有陰謀的。

「好啦,等等再玩一場,你快點喝。」

DO直接把湯舀進Eason的碗裡。

眼見避無可避的Eason也只好乖乖的喝下了「那麼一小口」,幹!真他媽的俗辣。

雖然只是那麼一小口,但當湯匙碰到Eason嘴唇時,他臉色已經開始大便,整個臉揪在一起就像是便秘拉不出來一樣。

「好唔好食阿~」我故意用廣東話來調侃Eason。不過當下的Eason卻半句話都吐不出來,狂用他杯子裡的柳橙汁在漱口,直到我拿出錢包說吃飽了,閃人了。

「幹!賣造,說好再一次!」

Eason當然不會放過我想耍賴的舉動。

「好吧,就再猜一次吧,剪刀、石頭、布。」

猜拳之前我跟阿DO使了一下眼色,雖然天曉得他怎麼能明白我的眼神訊號代表「石頭」,竟然也真的跟著我出石頭。其實我的眼神並沒有要告訴阿DO一起出石頭,坦白說我也希望他一起喝,那笑果應該會有兩倍強,有時候我也覺得我自己挺賤的。

「幹!送啦~你們兩個快喝!」

同花打的過扶羅的號斯,除非你老媽變成兔子,如果你老媽變成兔子,那石頭就能贏剪刀。

「喝瞎小?沒人說是輸的人喝阿,我們這場是玩贏的人喝耶。」

我很不在意的說道。

「厚~對阿,你不知道嗎?這是規矩。」

「嗯。」宅銘已經吃完了他的椰果粉圓。

「………積掰咧,哪有這樣的。」

對於我的賤、阿DO的靠背、宅銘的隨便,Eason大概很後悔今天特地從彰化上來新竹吃火鍋。

「好吧,那不要喝湯好了。吃肉就好。」

不消說,這也是有陰謀的啦。丟啦,一切都不是阿共仔的陰謀,都是我的陰謀啦~

我把一片牛肉片放在剛尻來的草莓冰淇淋上,左沾右沾,確定他沾滿了草莓醬汁後,丟到鍋裡減短的涮了三秒鐘,然後終極版的巧克力鍋底草莓醬汁特及霜降牛肉片就送到了Eason的眼前。

 

 

Eason已經啞口無言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也許他心裡面覺得我很賤,很靠背。不過其實在那當下我不怎麼考慮到他的想法,我只想知道這片牛肉片的口感如何,當然是經由Eason的嘴來告訴我。

 

 

        Eason拿著夾著特製的牛肉片,不動也不動的呆在那,彷彿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無」的境界。一秒鐘過去了,五秒鐘過去了,十秒鐘過去了。當我決定在第十三秒鐘到達時就直接過去硬把牛肉往他嘴巴裡塞的時候。假港仔Eason就好像是吃了威爾剛一樣,等大眼睛,一個壯士斷腕表情,瞬間把牛肉片往嘴巴裡塞,迅速的咀嚼著,最後咕嚕一聲的吞下那極版巧克力鍋底草莓醬汁特及霜降牛肉片。

       

 

我們三人笑到不行,都很期待他這下會蹦出什麼食後感。只不過……

「ㄟ,還不錯吃捏。」

『……』

「真的假的?哩賣虎濫喔。」我不可置信的問。

「真的阿,我突然覺得這樣加很不賴。加上別的東西應該會更好吃。」

說著,Eason起身走向熱食區。通常吃到飽的火鍋店免費提供的不只會只有冰淇淋,還會有滷肉飯、湯包之類的東西。只見Eason裝滿了一碗沒有飯只有滷肉的滷肉飯,上面還放了一顆剛掉在地上的湯包走回了座位。

「這次來玩這樣。」沒第二句話,丟進去。

我該怎麼形容那一鍋?巧克力鍋底,草莓肉片,上面還浮著小碎肥肉跟漂來漂去的湯包。我已經不知道那湯的顏色能用什麼來形容了。

「再來猜拳吧,這次輸的把這鍋全部吃光。」

Eason要我跟阿DO再來一把,而這次連宅銘他也不想放過。

只不過「賤」乃是人類成長的原動力,我跟阿DO兩個裝做這一連串的比賽從未發生過的站起來準備。

「快點啦,是不是男人啦,模攬趴喔。」

對於被鄙視男性尊嚴的激將法一直一來都是男人們的罩門,尤其當扯到你老二大小問題時。

 

 

 

但是………

 

 

 

「走吧,等等要去哪?」

「不知道耶,網咖?」

「不要問我,我都隨便。」

 

 

「………」

 

 

「阿要去哪間?」

「你家附近那間就好了。」

「喔,隨便阿。」

 

 

「………」

 

 

我想能屈能伸才是真男人阿~有沒有攬趴這是不能說的秘密,女朋友在床上懂就好。

 

 

就這樣,我們三個把Eason當成空氣,自己聊自己的走出火鍋店。

Eason呢?

阿不然他還能怎樣,摸著鼻子認虧的跟我們出來阿。

 

 

不過說真的,那鍋火鍋真的是我這輩子看過最噁濫的火鍋,要我吃完他,就算你老媽真的變成兔子也不可能!

 

 

謎之聲:怎麼還是圍繞在四個大男人身上?這真的不是有關熱血玻璃圈的故事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KOROU 的頭像
GOKOROU

當你點進本版面時,視同同意此版版規

GOKOR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