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健康捐  04

 

 

作者:小五郎




我看的有點入神了,看妹看那麼久,也不是沒有看的入神過,不過這次卻是看的有一世紀那麼長。隔壁的Eason也看的很入神,但是我極度懷疑他不是在欣賞眼前這位擁有那麼多形容詞的美女,我比較相信他正在意淫那麼美少女。

 

 

太文鄒鄒的形容詞其實只適合在作文課上使用,用的越多分數越高。然而再現實中,美女是不需要太多形容詞來肯定她。用詞遣字再怎麼的優美,你畢竟不是親眼看到的人。也許在我心裡學佛的許美美小姐是天下第一正妹,而眼前的這位小姐恰似像她,於是我就批哩趴啦的了一堆形容她美的文字,當你在腦中開始描繪出她的長相的時候,我卻批頭告訴你,他其實跟許美美的長相有異曲同工之妙,那麼你會想死?還是想在死前先殺了我?所以姑且把我眼前的這位美女當成你現實中暗戀、明戀、畸戀的那位對象吧。

 

 

 

「要上去把嗎?」

我問Eason,畢竟我雖然有點色,但我有時候卻色的很小氣。白話點就是我色大膽小怕狗咬。所以我希望推Eason當前鋒,幫我去搭訕。

「不用了,我已經征服她了。」

Eason嘴角上揚的淫笑著,我的懷疑是正確的。

此時,宅銘與阿DO也過來了。問我跟Eason在做什麼。

「我指了指那位美女,又指了指Eason的下體。」

他們看著Eason的男性第二性徵,讓阿DO想衝去五金區買鐵鎚對Eason進行人道毀滅。

宅銘則是一臉他沒救了的表情。

「學弟,你是不是該上去搭訕一下。」

我拱著阿DO。我一直以來都秉持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當座右銘。我寧可今天發狂狂笑的人是我,也不願意當那個帶種衝上前卻被教訓一頓的丟臉傢伙。

「不行,我怕小雁子會殺了我。」

「殺了你?阿是把到了噢,自以為重要。」

宅銘吐槽著阿DO

「這是感情專不專一的問題,要專一就要從頭做起,追的時候要專一,追到的時候要專一,分手之後也要專一。」

「分手的時候怎麼專一?」

「殺了她,然後自殺,多麼美的殉情阿。」

「幹!你有病噢。」

我跟宅銘有點不可置信的看著阿DO,我心裡慶幸著他不是個同性戀。

「宅銘你去阿,反正你不是說想跟你馬子分手了,先找個備胎不錯阿。」

我改轉向宅銘,繼續希望死著道友不要死貧道。

「你怎麼不自己去,你學長耶,學長要教學弟怎麼把妹阿。」

「我…我要是把妹那麼利害,就不會得到熟女恐懼症了…。」

我有點無奈的說著。

「對噢,熟女恐懼症,哈哈哈。」

宅銘跟阿DO狂笑的,畢竟那段故事他們也曾經參與過,那是段歷時只有短短一個多月的故事,卻成了我一輩子的夢靨。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消除某段記憶的話,我最想被消除的就是那一段。

「我去吧!交給Eason吧!沒有我你們就不行了吧。」

Eason撥撥頭髮,很帥氣的說著。BUT!他下面還是鼓著。

我是不是該衝上去阻止他?不然等那位美女大喊色狼的時候不就糗大了。

「阿捏乾賀?」

宅銘心裡也有著同樣的疑慮。我跟阿DO都沒有答話。

「會不會出事情阿?」

宅銘其實是個很善良的人……

我跟阿DO依然是沒有答話,因為我跟他其實一點都不善良。

「他會不會被當作變態阿?」

宅銘其實是個很善良的人……

「等發生了再說。」

我這樣子回答著也這樣子期待著。

「阿如果對方報警咧。」

「那我們衝上去當作是見義勇為的青年,海扁他一頓。」

DO這樣子回答,並且開始尋找哪個地方有傢伙可以抄。

「對阿,這樣子才好玩嘛~」

「喔,好吧。」

宅銘則說完好吧之後,開始用他的手機打算紀錄下等等發生的一切。

宅銘其實是個很善良的人……只是他有時候善良的很邪惡。

也許PO上網路,點閱率有機會超越巴士大叔。

 

 

 

我們是不是很皮?

 

 

 

「不,這不叫皮,這叫賤。」

 一次無意間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一位學弟,學弟這樣子反駁我。從此之後他開始跟我疏遠,似乎很怕他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這不是很熱血嗎?在這個年紀是該熱血的度過每一天阿。

 

 

 

「熱血跟變態並不存在著一線之隔,而你這樣子不叫熱血,叫做變態。」

當我之後把這件事在MSN上告訴我在日文課堂中認識的學妹時,她這樣子回答我。從此之後我MSN上的聯絡人再也看不到她,連上日文課的時候,與她擦肩而過時,她都把我當成是空氣。

 

 

 

六眼目送著Eason走到那位小姐旁邊,因為有點距離,所以並沒有聽到他們的對話,不過那位美女並沒有大聲喊著「色狼」,不清楚是美女沒有看到Eason的勃起,還是她不好意思叫,但至少這樣子也算是個好的開始。

 

 

 

「沒叫耶,真神奇。」

DO說著。

「可能沒注意到吧。」

我回答著。

「噢!真可惜。」

宅銘收起了手機。

 

 

 

對話內容持續的聽不到,只能遠遠的看著Eason與美女的肢體動作。

過一會兒後,只看到那位美女從酷似LV的包包裡拿出一本小本子,在上面寫了不知道什麼鬼的東西,撕了下來,對折再對折的交給了Eason,然後離開。

 

 

「好像成功了耶。」

「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今天是不是活見鬼了?」

 

 

 

Eason得意洋洋又興高采烈的走了回來,拿著紙條的那隻手還在空中晃了晃,像是在宣揚他的戰績。下體不用說也依舊是鼓著,能鼓那麼久,也真是不容易。

 

 

 

我、宅銘、阿DO三個很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本來以為將會是一場搞笑的鬧劇,沒想到卻是Eason成功著拿著紙條回來。幹!原來痴漢也是有痴漢的市場。

 

 

 

「你跟她說了什麼?」

DO問著Eason

「就跟她要電話而已阿。」

Eason很不屑的回答著,口氣彷彿自己是個情場浪子,辣妹殺手。

「阿你有沒有說是我們四個人一起要的?」

這是我的重點,如果那位美女只是當作是Eason自己一個人想認識她,那一切不就是白搭。

「吼!我Eason是什麼人!我有義氣出名的捏。我有特別跟她說是我那邊那群朋友跟我一起想認識妳,她還有用眼神看了一下你們阿,你們沒看到嗎?」

Eason得意的就像是考了滿分像老爸老媽炫燿的國小生。

「喔,沒注意到耶。」

可能是距離太遠,看不清楚吧。不知道那美女是不是有特別注意到我今天有稍微設計的髮型,我心裡這樣想著。

「阿那張紙是寫著瞎小?」

DO問著。

「不知道阿,想說拿回來後大家一起看。」

 

 

 

Eason把紙條打開再打開,我們三個也湊著頭過來看。

 

 

 

 

 

上面的字很秀氣。

 

 

 

 

 

我記得很久以前,在我國中的時候,我曾經傳過紙條給女同學,那位女同學也回傳了給我,剛拿到那張紙條的我,喜上眉梢,。不過上面是這樣寫的:

 

 

黃同學,請你不要在上課時候傳紙條騷擾我,不然我會告訴老師!!!

 

 

那是個很斗大很明顯的三個驚嘆號。我很膽小,所以我並沒有再傳紙條給她,可是我在下課的時候還是被老師叫去導師室外面罰站,因為她不膽小,她跑去告訴了老師。現在想想,那還真是個傻傻愛的年代阿……

 

 

 

回到主題,那封紙條上頭的字很秀氣,秀氣到她可以將殺氣用很優美的方式表達出來,那上頭寫著:

 

 

 

變態先生,請你不要再騷擾我,不然我會去告訴警衛!!!

 

 

那是很斗大很明顯的三個驚嘆號,這讓我勾起了剛剛說的回憶。

「你真的有跟她說是我們四個一起想認識她的嗎?」

我很緊張的問。

「有…」

Eason意氣風發的感覺已經蕩然無存。

「那還等什麼?酸阿!」

我們四個沒命似的往外頭的停車場衝。

 

 

 

因為我怕她跟我那位國中女同學一樣帶種……

 

 

 

謎之聲:那是一個傻傻愛的年代……

 

 

創作者介紹

當你點進本版面時,視同同意此版版規

GOKOR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