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健康捐  05

 

 

 
作者:小五郎






感覺很糗,真的很糗。被人烙下狠話說要找警衛來的感覺很糗,尤其烙狠話的人是一位美女。結束今天的聚會後,我們各自鳥獸散。阿
DO跟宅銘因為是大一生,所以住在宿舍;Eason趁末班火車離開新竹之前,搭上了回彰化的火車;而我回到了學校附近租的房子。

 

 

我租的地方是一棟四層樓的房子,樓下是賣麵的,老闆也就是我房東。房東有兩個小孩,一公一母,公的很喜歡粘著我,因為我房間的模型他三步五時都想A走。我說過了,今天的那種情形感覺很糗,糗的讓我心情很糟糕。

 

 

當我停好車子,走進時,很禮貌的跟房東先生打招呼。經過房東小孩前面時,那隻公的用很傻呼呼的口氣問我:

 

「叔叔,我可以上去你房間嗎?」

他會叫我叔叔完全是他媽教的,他媽打死都不要讓他叫我哥哥,原因是因為他不想讓我聽的很爽,這種教育方式,說真的,真的是他媽的好。

 

 

 

換成平常的時候,我總是會跟他說:「好阿,上來阿。」

但是這次我卻……

 

 

「吃屎吧。」

丟下這句話後,我便上了樓梯。留下一臉錯愕,被傷了幼小心靈的小朋友。

事後想想,我實在不應該這樣子無意間傷害到一個幼小心靈。所以隔幾天我送了一個模型給他,之後我才知道他根本不懂的我當時說的那句話的意思,感覺自己好像間接的被A走了一個模型。不過那不是重點。

 

 

 

重點是,那天回到房間我一直在想,如果換了個人去跟那位美女搭訕,會不會也得到了一張紙條,但卻是不同的內容?我想那天我除了是看笑話的成分之外,期待有什麼結果也許占的成分比較多吧。如果換成我去,那會不會也得到了一張紙條,但卻是不同的內容?沒有答案。因為我根本就不敢去。有時候我可以很輕挑的跟一位女生搭訕,而這種搭訕就算有結果,也會不了了之。因為通常這時候的我,抱持的心態是不認真的。既然是不認真的開始,自然不需要有認真的過程,更別提有認真的結果。但如果今天是想去卻又不敢去的時候,那表示我心裡是很認真的,因為認真,所以不敢。有人說暗戀是懦弱的,行動才是勇氣,我卻說我寧可懦弱的去偷偷喜歡一個人,我也不願意有勇氣的去接受當面遭受拒絕。因為你從來不可能完全明白女人的心態,你無法掌握當你這句話說出口時,他會有怎樣的回應,無論你那句話是:我很認識妳、我可以跟妳交個朋友嗎,妳願意跟我交往嗎。畢竟傻傻愛的年代已經距離我十年了。

 

 

 

坐在電腦桌前,用了兩根菸的時間思考著這個問題。最後我做了個很重大的決定,那就是…去洗澡。

 

 

 

因為今晚發生的事情,只能當作是一場夢。因為那位美女我對她的認識,最多也只到長相,她是我喜歡的那一型。其餘的想太多似乎太無聊,畢竟也不會有下一次見到的機會,想太多也只是顯的自己太花痴罷了。所以我決定去洗澡!

 

 

 

我洗澡一像都是很隨性的,快則五分鐘,如果加上洗頭的話,頂多也只需要10分鐘。要我洗個澡像女生一樣需要30分鐘的話,除非我是在裡面睡著了,不然就是該打119把我救出去了。明明說想太多只是顯的自己太花痴,可是卻在我開始洗頭的時候,那位美女的面孔開始片片斷斷的出現在我的腦中。人常說:「別一心多用」,這個道理我現在懂了。這該怎麼說呢?因為我把莎宣當成沐浴乳,把多芬當成洗髮乳…誇張的是我全部洗完才發現,怎麼我身上有莎宣的味道,頭上有多芬的香味。結果我只好再重洗一次,搞的本來十分鐘就可以解決的戰鬥澡,我足足花了三十分鐘。這真的是人不走運,連喝水都會被噎到。

 

 

 

洗完澡出來,我已經聞不出身上哪是什麼味,哪又是什麼味,這跟我的心情很類似─五味雜陳。我腦袋無法停止出現那片片斷斷的畫面,搞的在床上翻來覆去始終無法入眠。最後我花了多久時間才睡著我已經記不得了,只知道我是被一場惡夢給驚醒。因為我夢見勃起的Eason正在追著我跑,那真的是一場惡夢……

 

 

 

冒著冷汗醒來後,看了看鬧鐘,已經是下午一點。大四的生活其實是很愜意的,看著學弟週休二日,心裡不禁偷笑著,我可是週休五日阿。如果我敢帶種點翹掉星期一、五的那麼兩三節,晚上的打工請學弟代班的話的話,我大概隨時都可以安排個什麼香江七日遊之類的活動。

 

 

 

如果當你連續好幾年都住在一個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烏龜不上岸的地方,那麼每當午餐、晚餐時刻你大概都會出現跟我一樣的問題,那就是不知道該吃什麼!

我騎著我心愛的小銀在住的地方四週繞了又繞,還是不知道今天該吃些什麼。所以我決定往車程十分鐘的市區去覓食,於是我來到了城隍廟那一帶。那一帶吃的東西很多,也是觀光的好地方,當然人多妹就多,所以自然也是個看妹的好地方。

 

 

 

 

 

「我問你喔,連續兩天遇到同一位女生,你覺得這機率有多大?」

我在電話中問著阿DO

「阿哉,可能跟連續踩到兩陀狗屎的機率差不多吧。」

DO這樣回答著,然後就說要跟小雁子聊MSN,叫我別吵他。

「我問你喔,連續兩天遇到同一位女生,你覺得這機率有多大?」

我又打電話問了宅銘。

「阿哉,可能跟我們計慨課老師上課點名差不多吧。」

宅銘是資科的學生,而他們計概老師卻是百年不點名的。

 

 

 

我最後打電話給昨天在大潤發勃起的勇士,也許該說是痴漢。

可是他卻沒接電話,也許正在看各國的教學片吧。

 

 

 

我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當我吃完飯後,發生了一件你跟我都無法相信的事情,我甚至在那件事情發生後,就跑去買了兩張樂透,因為那實在是太扯了,扯到讓我有錯覺認為今天晚上我會是樂透得主,當然結果是槓龜。

 

 

 

謎之聲: 現實不等於小說,但不代表不會出現相同扯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KOROU 的頭像
GOKOROU

當你點進本版面時,視同同意此版版規

GOKOR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cry0800
  • 看了幾行
    寫的真不錯
    原來是個小說家
    很有淺力喔!!
  • 恩.....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
    不過還是很謝謝您的誇獎
    真害羞>///<

    GOKOROU 於 2008/09/19 02:04 回覆